设置
搜索

药店股,对标日本更合适

首页 > 新闻 | 搜狐新闻|

 日本废除以药养医以后,日本医药分业率从1989年的11.3%提升至2012年的66.1%,2012年,日本药店行业销售规模达到了5兆9408亿日元,约合人民币4570亿元,比上一年增长2.4%,从2000到2012年,行业销售额一直保持增长态势。 

  虽然行业规模一直增长,但是市场集中度很低,并没有很强的药店巨头。卖处方药的调剂局龙头是Ain Pharmaciez,连锁药妆龙头是松本清 MATSUMOTO KIYOSHI,营业规模都是100多亿人民币,店铺数量都是1000上下。 

  为什么会这样呢?其实,我一直在想,美国CVS、Walgreen的成功,其实跟两点有关系,一个是完全的以药养医,另外一个美国的零售竞争不够激烈。中国零售的竞争程度,其实已经是世界最高的水平之一。例如美国才6000人一个药店,中国已经3000人一家药店。 

  再举便利店的例子,“在中国大陆的东莞和上海,几乎平均每3000人就拥有一家便利店,这一密度水平堪比全球人均拥有便利店数量最多的日本与台湾。” 

  “数据显示,目前上海有大卖场230家、5000多家便利店、超市2000多家。早有业内人士说过,养活一个卖场需要周边的客群人数在25万-30万左右,上海有100个大卖场就够了。” 

  “在上海,卖场超市的密度已经非常高,对于大卖场,半径在1-2KM以内,对于标准超市而言,半径0.5-1 KM以内,对于便利店,一般在500米以内。” 

  天涯上有个帖子,很直观,“在同一高度用google地图来比比台湾和上海便利店的数量和密度”,上海已经完胜台湾。 

  未来药店股估计只有最低成本运营的那个还能持续成长,益丰药房目前看来算是可能的标的之一。但是一个连锁药店究竟能做多大? 

  看看现在的单店收入,中国药店甚至比不上普通的超市,美国的药店单店收入可以达到900万美金,但是他们单店面积比中国的大多了。不过可以看到,药店里处方药仍然是大头。而化妆品之类的对消费者粘性也很大。这有一些消费者的实证可以证实。 

  “我曾经亲眼目睹过这样的父女对话。老爹带着闺女逛CVS,老爹逛电池,好给家用电器替换电池。闺女守在essence of | BEAUTY®的产品柜台前,半个小时都没有挪动过脚步。” 

  “CVS的发家全赖健康和美容护理产品做为主要的支柱。和target的数据营销一致的是,CVS也有强大的数据库,但比target更胜一筹的是,CVS的数据库,搜集得更细更全面。对于长期出没其店铺中的,诸如我这类的家庭主妇,有了最科学的情报分析能力。不但可以根据你这月限时抢购了几包特价香皂,下月铁定向你推荐大优惠的香波组合。我一直在怀疑,CVS是不是对于活跃于本社区的居民情况都了如指掌。” 

  我相信,中国的药店不可能达到美国CVS这样便利店的程度,就拿奶粉举例,现在谁去药店买奶粉啊?超市可以买,母婴店,或者网上海淘。普通食品,711遍地。小区里生鲜超市,水果店遍地。未来中国的药店,肯定还是靠卖药为主。所以,未来药店的价值主要在两点: 

  1.O2O的最后一公里,毕竟药品有及时性,网上购物时效不行。要想提高时效,必须有最后一公里支持 

  2.服务,类似“CVS的快速诊所(MinuteClinic),提供一些快速诊断的, 

  包括打疫苗,看慢性病,简单的检查等服务。其中70%的店会24小时营业来看病” 

  如果纯粹买药,现在连24小时自动售药机都有了,美国甚至有大麻自动售货机了。 

  还有一点,CVS反超Walgreen,说明这个行业的壁垒其实还是没有想象的高,CVS的管理水平明显不如Walgreen,后者主要靠优秀的运营能力内涵式增长,“沃尔格林是专家,1992年,已经通过销售点商品的条形码扫描,建立战略性库存管理系统。它的高效分销中心迅速采纳数字技术,例如数字化成像软件,在商品被装车运送之前就发现错误,消费者可以进入美国任何一个药店,从计算机系统取出它的药方进行配药。CVS公司远远落后,总是迫不得已时才在技术上追赶沃尔格林公司。”,但是,CVS依靠资本强力并购,竟然能够反超运营管理能力更优秀的Walgreen。所以,即使是中国某些药店的低成本运营能力暂时领先,但不代表就能永远为王。 

  最后,我相信,中国医药的电商还是有前途的。中国这个国家,比美国更适合搞电商。网上买药,买医疗器械,除非是急需的,其实很方便。 

  总体的结论,我认为目前以湖南企业为代表的药店连锁还有增长空间,但是能否成为美国式的巨头,我认为概率很低。 

评论留言

评论留言请先 登录注册